原本青春的英国姐妹俩,怎么就被妈妈一步步洗脑成恐怖分子! | 商洛资讯
188滚球网站
365滚球网站
28365365体育在线投注
bet356官网
365体育投注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国际 > 正文

原本青春的英国姐妹俩,怎么就被妈妈一步步洗脑成恐怖分子!

2018年06月09日 国际 ⁄ 共 5637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原本生活在伦敦,活泼积极的两姐妹,
却从小被疯狂的母亲虐待、逼着看斩首视频、恐怖主义宣传片。
最终一步步,从正常的姐妹花少女,
变成了英国最年轻的恐怖分子....

【单亲妈妈的“恐怖教育”】
今年18岁的Safaa和22岁的Rizlanie,是在一对在单亲家庭长大的英国姐妹。
她们的妈妈Mina Dich,是一个出生在摩洛哥的法国人,也是一个虔诚的教徒。
18岁时,Mina嫁给了一个已经有了四个孩子的男人Boular, 并生下了大女儿Rizlaine和小女儿Safaa。
但是,在生下了两个女儿后,Mina和丈夫的感情开始破裂,
最终在Safaa 5岁时离婚了。
从此后,Safaa、Rizlaine就开始了和母亲一起的伦敦生活。

从小,母亲对两姐妹的管教就非常严格。
从2010年搬到伦敦 Vauxhall 附近后,这种严格更加明显。
Mina在一所宗教学校当助教,一周上三天班。
其他的时间,几乎都是在家里守着两姐妹。

虽然在家守着她们,但是Mina却很少像个妈妈一样照顾女儿:
她不怎么做家务,睡觉常常要睡一整天,醒着的时候也都是在上网。
所以,从小买菜吃饭、穿衣收拾、打扫卫生的工作, 都交给了大女儿Rizlaine。

但是,虽然在照顾女儿方面不太行,
Mina却是一个在控制女儿方面很有手段的母亲。
她常常打骂孩子,把一根铁棍当做教育女儿的利器,
让女儿们乖乖地当一个“符合教义的女性”。
平时出门都必须戴头巾,不能随便露出自己的皮肤和头发。

但是,在伦敦生活的俩姐妹知道,
除了自己家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和她们年龄相仿的小女生,
每天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大大方方地露出皮肤,开朗随性地生活着。
她们也想那样自由自在地生活。
所以Safaa和Rizlaine也不喜欢母亲的管教,也向往着像别的女孩那样无拘无束。
于是,她们有时候会到了学校后,偷偷地把面纱都摘下来。
在同学们看来,Rizlaine也好,Safaa也好,
除了有一个有点神经质管教太严格的母亲外,其他都挺正常的。
这样紧张兮兮的日子里,她们最开心最期盼的事情,就是偶尔和爸爸一起出门了。
当爸爸来看望她们时,会带着她们出去玩,并且允许她们把头纱从脸上摘下来。
爸爸会带她们一起去吃快餐零食、去购物。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甚至化妆和穿休闲的衣服,都没有问题。
可一旦回到母亲身边,她们又必须变成母亲想要的那种“乖乖女”....

【姐姐的反抗和失败】

也许当时Safaa还小,不懂得怎么反抗。
但是已经进入青春期的姐姐Rizlaine,却开始在悄悄地计划着,逃离母亲的控制:
2012年,16岁的姐姐Rizlaine,开始偷偷地背着母亲,在网上用Facebook和陌生人交友,并且找到了一位“男朋友”。
但是,控制欲超强的母亲很快发现了Rizlaine的“网恋”,
并且,她在看到了Rizlaine传给男友的、穿着休闲服还化着妆的照片后,变得怒不可遏。
母亲疯狂地打骂Rizlaine,认为她非常可耻,不停地羞辱她。
在被狠狠地打骂了一顿后,Rizlaine鼓起勇气离家出走。
她跑到了一个朋友家里住着,并计划着跑到埃及去,嫁给她的“男朋友”,从此逃离母亲的控制。
但是,她的计划并没有成功:
Mina先是报警说女儿不见了,同时把Rizlaine的护照给藏了起来。
这样,无论如何,Rizlaine也不可能跑出国去了。

之后,在外飘荡了几个月后,Rizlaine还是被母亲带回了家。
Safaa不知道,姐姐离家出走和母亲报警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记得六个月后,姐姐回来了。
回来后的Rizlaine变得和从前完全不一样了。
她开始和母亲一起,每天都带着头纱,一天要严格地祷告五次,乖乖地服从母亲的一切指令。
并且,在不久后,就听从过来母亲的安排,嫁给了当地一个大她22岁的穆斯林男人。
从此后,Safaa开始受到姐姐和母亲的双重管教和引导。
人生开始严重地偏离正常轨道...

【渴望着牺牲的少女】
2012年,正是12岁的Safaa开始进入了青春期。
原本刚上初中的她非常聪明好学,期待着长大后读最好的医学院,毕业后当一名医生。
然而,压抑的家庭生活总让她分心。
就在形成人生三观的青春期,
才12岁的Safaa却在疯狂偏执的母亲和姐姐引导下,渐渐走偏:
在家里她被母亲禁止听音乐、看电视,不准和同龄人交往玩耍。
取而代之的,是看一些宣传极端主义的视频、图片,
例如穿着长袍的妇女自杀的视频、斩首的视频等等...

她一边看,一边被鼓励着要去履行“自己的责任”。
“ 你们应该回到叙利亚,加入荣耀无比的圣战,为之奉献自己的生命,牺牲了也是光荣的”
私自出门更是不可能,除了学校和清真寺,她一步也不能离开家。
如果做得不够好,动不动就是一顿训斥。
无奈之中,她开始下意识地讨好母亲,乖乖听她话;
顺从她的观点,避免自己一不小心就惹得她不高兴,招来一顿打骂。
渐渐地,Safaa开始从心里接受了母亲灌输的种种观念。
并且在推特上和一个叫做Issa al-Amriki的女人开始了联系。
Issa是一个专门为IS招募的女人、她的工作就是通过网络,说服世界各地的女性,前往叙利亚参加圣战...
就在Safaa快被Issa说服,正准备着去叙利亚和她汇合的时候,
Issa在2016年5月时,在一次无人机袭击中被歼灭。
无奈之下,Safaa的计划只能中断。

然而,不久之后,Safaa在INS上认识了一个叫做Naweed Hussain的男人。
并从他那里,继续受到各种“教育和引导”。

Hussain是一个30多岁的英国人,来自考文垂,但是现在正在叙利亚。
他告诉Safaa,可以帮她想办法进入叙利亚。
同时,还给予了Safaa,各种她从不曾体验过的“爱意和关怀”、
“他告诉我,他爱我。有个男人能和我说,他爱我,我感到非常幸运和满足”、
Hussain成为了Safaa男朋友一样的存在。
Safaa就此彻底 被恐怖主义说服,期待着能够去叙利亚参加圣战。

【恐怖分子三母女正式成团】
Safaa偷偷在网上和人谈恋爱的事情,很快就被母亲和姐姐发现了。
但是,这一次Mina却没有大发雷霆,因为知道了Hussain的身份,她之后反而开始鼓励女儿和他多多联系交往。
在她们看来,能够在叙利亚参加战争的Hussain,无疑是值得学习的追随的。
对圣战和牺牲的认同和热情,为自己赢得了多年来渴望的,来自他人的关怀、认可、鼓励和“爱”。
于是Safaa开始在母亲、姐姐和男友的教导下,对恐怖主义开始深信不疑....

2016年8月, Hussain通过Skype向16岁的Safaa求婚了。
欣喜若狂地Safaa当然答应了Hussain
同时,也认可了他说的,“要参加圣战、要准备好自杀腰带、要在落入敌人之手时就引爆自己”的种种建议:
“不用犹豫拉下引爆扣!你牺牲获得的荣誉将比任何凡间的生活都更有价值!”

Safaa决定了,要去叙利亚,和Hussain一起完成光荣的事业!
所以,就在答应求婚几天后,Safaa和姐姐一起,飞到了土耳其,想从那里继续前往叙利亚。
然而,姐妹俩却被土耳其当地的海关拦下了。

经过海关的盘问,天真的两姐妹几乎把这次去叙利亚的前因后果都说了出来。
意识到这两个少女有可能是潜在的恐怖分子,土耳其海关拒绝了她们的过境要求,并把她们遣送回了英国。
同时,还通知了英国的警方情报人员,需要留意她们。

【军情五处开始监听】
Rizlaine和Safaa回国后,她们在伦敦的家,很快就被警方搜查过一遍。
但是,当时她们两人除了“网恋想要奔现”,和“可能被恐怖分子引诱”外,
并没有做出任何足以定罪或者认定她们是恐怖分子的事情。
而且母亲Mina也哭哭啼啼地和警察们说,是自己管教不周导致女儿被哄骗着要离家出走。
于是,警方只能暂时结束明面上的审问调查。
但是,军情五处已经把Rizlaine当做激进分子,列入了受监察人员名单中。
并开始监听三个人的通话和家庭聊天。

通过监听,情报人员们慢慢发现了她们这一家人的诡异之处:
她们常常讨论着牺牲、圣战之类的事情;
2017年初伦敦恐袭发生的时候,Safaa在家里说,
要去给威斯敏斯特大桥上遇袭的人献花,说完以后居然开始哈哈大笑....

为了进一步了解她们到底是不是恐怖分子和有什么计划,除了监听外,
情报人员也假装成恐怖行动的支持者, 在网上开始接触Safaa,并监控她和Hussain的一举一动。
这一接触立刻让Safaa的“恐怖分子嫌疑”剧增:
她的未婚夫Hussain,正在向卧底人员和Safaa宣传着,
如果不能去叙利亚参加“圣战”,那就在伦敦,发动她们自己的“圣战”。
他们想要在伦敦发动一起“ 首都有史以来最大的屠杀”。
然而,没等他来得及把事情计划好,Hussain就在2017年4月时, 在一次无人机袭击中死了。

【“让我们在伦敦发动圣战”】
Hussain死了,但是他怂恿引导着要恐袭的Safaa,依然是个危险的人物。
监听和调查必须继续下去。
所以,几乎是在确认Hussain死亡后,卧底就故意把消息传给了还不知情的Safaa,想要看看她们一家人的反应。
然而,一家人听到Hussain丧生的消息后,并没有很伤心,反而显得有种莫名的激动:
Rizlaine告诉妹妹: 这就是你想要的结局!你应该嫉妒他所拥有的那种荣耀!
母亲Mina也补充到: 我真他感到骄傲,感谢主,他是一个荣耀的殉道者。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Safaa开始和姐姐母亲计划着,要完成Hussain的遗愿,在伦敦发动袭击。
她在网上对潜伏的情报人员说,自己已经为这个行动想了好几个月了。
“我每天都在祈祷,为了他,让主赐予我殉难的机会!”
“我的心渴望着殉难!我想要和我亲爱的丈夫,获得第一次团聚的机会!”
她们把即将展开的行动,取名为“疯帽子的茶会”。
要在伦敦最热闹的大英博物馆,制造恐怖袭击,为此牺牲了也是值得的。

原本Hussain的计划是通过给Safaa提供枪支和手榴弹,让她们在伦敦完成袭击。
现在,没有了Hussain的帮助,Safaa就想着,可以通过汽车和大刀来实现原有的计划。
她们开始在伦敦各处踩点,看看哪里警备比较松懈,哪里比较好下手:

2017年4月11日,Safaa和姐姐、母亲一起去超市买来了长刀,准备发动袭击。
然而,一直被监听着的Safaa,在4月12日踩点的时候,就被警方悄悄逮捕了。

而Rizlaine和Mina发现妹妹失踪后,意识到她可能是被逮捕了,于是开始逃亡。
虽然开始了东躲西藏的逃亡生活,但是Rizlaine和Mina并没有放弃恐怖袭击的计划。
Safaa的被捕,只是让她们决定把恐袭计划推迟到4月27日。
然而,并没有任何反侦察经验的Mina和Rizlaine很快就被警方追踪到了。

就在4月26日,她们计划的头一晚,警方就找到了逃亡中的Rizlaine和Mina。
被发现后,Rizlaine还不愿束手就擒,继续反抗和意图逃跑。
最终,在警方开枪击中Rizlaine后,两人才被捉拿归案。
【在监狱里“获得自由”】
被逮捕后,警方在Mina手机里发现了1500多个包含斩首等恐怖画面的、宣传恐怖主义的视频。
这一次,Safaa、Rizlaine和母亲Mina对于恐袭计划供认不讳。
上个月,这起伦敦第一起女性恐怖分子团体恐袭案终于开始审理。
经过四个星期的审判,昨天,Safaa和母亲、姐姐一起,因为计划在伦敦市中心实施恐怖暴行而被判有罪。
三人也对罪行全部认罪。
Rilanize和Dich的审判量刑结果将在6月15日宣布。
而Safaa,作为目前英国恐怖分子中被抓捕的最年轻的女性,她的将会在7月宣判。
今后,三人都将面临漫长的牢狱生活。

但是Safaa的爸爸Adil Boular,知道母女三人被捕后非常痛苦。
在他看来,女儿们都是无辜的。
是因为被邪恶的母亲教导和养育,被网上的恐怖分子利用和培养,才一步步走到今天。
然而,他在探监的时候却发现, 或许被捕对女儿Safaa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女儿Safaa在监狱里似乎生活得不错,她好像找到了自己向往已久的生活,甚至是在出庭的时候,也显得很阳光:

她可以不用带面纱、可以化妆、可以露出皮肤和头发、穿普通的衣服。
对她而言,这座监狱,反而显得比之前的家更自由...
如果她们没有被捕,没有在土耳其时暴露身份,
也许就算是用卡车和长刀,也会造成不可想象的伤亡...
幸好情报人员们坚持调查,才避免了一起恐怖袭击案件。
媒体除了报道案件外,也开始批判包括Facebook、YouTube、Twitter等网络社交平台,
对包含各种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宣传内容的审查不利,
才会一次次发生这种,“在线养成恐怖分子”的事情....
这次媒体的报道,
让我们从一个方面了解到,这些从英国境内滋生出来的极端分子是怎么一步一步的被洗脑和转化... 从而最后决定发动袭击....而英国上下,
到底还有多少未成年人正像Safaa和Rizlaine两姐妹这样,在家里、被父母、被兄长姐妹、被男友,悄悄地通过网络,被培养成各种反社会的、极端宗教主义的、暗黑的恐怖分子呢?
想想真的很可怕....
Ref: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5805413/Dad-blames-social-services-
letting-girls-live-mother-watch-ISIS-videos.html
--------------------------------------
我的名字叫孙悟空:三分人样还没学出来,七分兽性确是根深蒂固!
乌鲁克女孩:这妈妈是人吗?
假装我有昵称了:有这样的母亲谁都得疯了!从小就被迫看斩首视频,她们眼里人头就跟切菜一样简单吧?
宁妧:第一张张照片就可以看出妈妈和女儿的不同了,这个眼神真的能说明很多
MereLullaby_:他们的父亲难道没有发现母亲的异常吗?发现了为什么不阻止母亲抚养两个女儿呢?
星星说好黑啊:这个妈妈根本不配为母亲,他都不配为人。垃圾
顾漪漪大小姐:所以家庭教育真的很重要啊……

………………………… 事儿君有品,
专为大家准备英国的各种值得推荐的好产品~
英国直邮,包邮包税~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